Blog > 生活 : : 日常閒事 > 團體活動

團體活動

2006.04.14 | No Comments

昨天承蒙喵仔及小山的照顧我這隱蔽青年,希望沒給各位帶來麻煩便好了。

或許真的很久沒去過一些團體活動及唱K活動,不太懂去投入……內心總覺有什麼把我隔著,似乎有一股難以喘息的隔膜在我的內心中。

幸好昨天氣氛還幾好,只是不知跟大家有什麼好說,兩年沒去唱K,根本連有什麼新歌都不知道。而且實情我沒唱超過十次K,總覺得這些一般年青人的團體活動自己很少機會去參考,一來沒有朋友,很少會有人約我,二來我以前的朋友全都跟我一樣不唱K的,我自己其實是讀了大學才開始學唱。

與其說我內向,不如說我不懂處理人際關係吧!不過昨天我的狀態尚可吧!大概只是太久沒參加團體活動吧!謝謝小山昨天對我的照顧。*v* 更加感謝笨蛋Brian竟然等我唱完K送我回家。

不過如果下次再去唱K Buffer,我想我不會再去了!因為實在太貴啦!昨天我用晒銀包所有錢都唔夠比呀!下次見到小山要還錢比人家,都怪自己忘去銀行提款。還有,K Buffer太浪費食物了!因為比了錢大家就要不停拿食物,但另一邊廂,大家又顧住唱歌,根本不怎麼吃食物,我不想做那樣不環保的事,希望可以提議一點價兼物美的活動。

這陣子洗了極多錢!>0< 這樣下去我努力做e-card都唔夠洗呀!我的freelance唔係有好多人工罷。-3- 算了,我不去日本了,我沒有把握九天都看得開不跟女同學計較。反正我defer了出年都還是yr 2,可以去Study Trip,最多地點可能不是日本罷。 我對自身及別人都失去了一個安全感,也接受不到現在我自己的失敗,結果無法肯定自己所做的一切。 希望下次開會我的情況會好一點,五年沒畫同人漫畫,今次再參加,希望有進步吧! 昨天跟同人組織去唱K前,跟Brian一起去了醫院探Zelda,依著他電話所講的病床去找他,卻沒人,起初我還以為他已出了院……後來問問護士才知他搬到另一個床位。嘩!他兩隻腳也傷得有夠嚴重,一隻斷骨,另一隻情況比較好一點。之前聽他電話說自己跌傷,原來他真的看不開,幸好沒走去跳樓,走去跳梯,但都夠危險啦!他也真夠膽,還跟我說一生都要「豪」一次,身體和性命是不可以這樣「豪」的……不過我覺得他這樣做都是因為精神病影響,皆因昨天看到他精神狀況正常了好多,沒我上次那樣語無論次,他說醫生有為他打針,說那些幻聽已經減少了,我希望他今次除了腳傷快點痊癒之外,精神問題都可以醫好。看到他真的走去做傻事,我估我應該未有精神病吧!雖然想過死,但還沒有什麼計劃去行動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